闽赣交界处有所令人动荡血脉的小学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地方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11-02
摘要:在福建省三明市建宁县客坊乡用过晩餐,返程的车辆即行进在崎岖山路中,夜色茫茫, 车窗外一片漆黑,前方只有两道车灯的亮光闪烁着,依稀间,一会儿树林一会儿山

  福建省教育厅副厅长 李迅

  在福建省三明市建宁县客坊乡用过晩餐,返程的车辆即行进在崎岖山路中,夜色茫茫, 车窗外一片漆黑,前方只有两道车灯的亮光闪烁着,依稀间,一会儿树林一会儿山坡状在交错着。浮光掠影间我的思绪还是回到了那所乡小学,身躯瘦弱却坚毅的校长陈文豪、这所令人血脉喷张,通流精神而和正心的乡村学校。

  这所小学位于闽赣交界处,距建宁县城约100里的乡村中,放眼山林翠屏,毛泽东曾留下“赣水苍茫闽山碧”的著名诗句,当年朱毛领导的红一方面军曾战斗在这里,现在是典型的农业乡村,自古以来,是福建与江西往来的主要门户之一,过往客商多在境内过夜歇息,客栈林立,故名“客坊”。宋代时称为孝义乡,自古以来秉信耕读礼孝,乡人勤善,民风淳朴。现在的乡村约 3000 户人家,这所学校是乡村里唯一的,有一年级至六年级学生共 302名,其中留守儿童 190 位。

闽赣交界处有所令人动荡血脉的小学

  校长充满感情地介绍着这所学校,讲党和政府的关心,讲市县领导的支持讲学校这十年的巨变,教室里的现代信息化设备,整洁的课桌,小空间醒目地挂着当地风土人情图文, 连廊走道墙上是孩子们画的动物人像画草景光……我的目光却被随着微风飘动的一片片小纸 片吸引,这是间开放的小屋,小桌上放着书刊,几位小朋友正在阅读,小屋的天花板由一格格小正方形木框组成,绿色植物在框中戏游,木框中延展出一根根挂着心星彩色的纸片,轻拂面庞,校长小声地说,这是给学生写心愿的地方。我轻轻地用手接住两张纸片,一张写着:我想妈妈和爸爸回来陪我。一张写着:我想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我一起过年!……我仿佛看 到雨轩、心怡这两位小朋友望眼欲穿的神情,顿时目昡……

  校长动情地说,这是一个经济相对落后的穷乡,一些年轻力壮的父母,远离故土,到都市中谋求更好的发展空间,将义务教育适龄的孩子留在家,托付给老人、亲戚或朋友,这些孩子便成了“留守儿童”。为了能让这些留守儿童健康快乐地成长,学校老师和学生学习在一起玩乐在一起,老师深知,没有父母的陪伴,小孩缺乏安全感,情感相对冷漠,人际交往能力弱, 思想感情脆弱,对周围的人和事都有一些疑虑、陌生,甚至不信任。老师们探索出一条教育模式,称之为“真爱 6+1”,即晓真情、绘真景、系真爱、育真人、懂真规、吐真言;“1”就是学一项艺术技能;校长发自肺腑地说,要让每位留守儿童自信、从容、有尊严地成长!

闽赣交界处有所令人动荡血脉的小学

  在“这是我的家”小屋里,硕大的墙上贴着十几张照片,都是这些孩子父母外出打工的工作照,养殖厂工作的爸爸,市场卖菜的妈妈,铁件工厂做工的爸爸,货运站忙碌的爸爸,汽车修理厂中的爸爸,家具厂组装工的爸爸,服装厂缝纫机的妈妈,餐厅服务员的妈妈……墙 上留着家长寄语:亲爱的孩子们,不是爸爸妈妈抛弃你们,不愿在家带你好,我们也是为了生计、为了你们,不得不背井离乡辛苦工作,希望你们在学校好好听老师的话,安心学习、 开心生活、健康成长!一句为了生计道出这些父母的诸多无奈,一句离乡背井隐藏着多少感慨,一句好好听老师的话那是一种寄托更是一种期待。让孩子了解父母的不易,理解父母的艰辛,陈校长和老师们真是用心了。看着这里,有玩跳棋的小女孩,有下五子棋的小男孩, 有几个孩子玩着军棋,还有阅读的和上网的,两位男孩正在使用有线电话…它是学校给孩子 们想爸妈时直接拨打用的,边上的电脑也可以给孩子们和父母视频所用,这些全是免费的。 图书馆里,一位来自大连理工大学的学生志愿者正在辅导三位学生阅读;菜地里一位退休老教师正教几位学生除杂草;操场上,打羽毛球的,打篮球的,跳绳的,踢足球的,每个群体中都有老师和这些孩子在一起。这所大山里的小学,还有个不小的场所一一“航天成就”,向孩子们介绍卫星通信、运载火箭的相关知识和人类所取得的成就,字里行间传递着对生命的理解和渴望。想起黑格尔讲过一句话: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,他们才有希望;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,注定没有未来。”

  我依依不舍地慢步走向校门,“老师好!老师好!”一路是孩子们的问好声,我禁不住回头看着这些孩子神态各异的表情,唯一共同的就是快乐!

  操场上走读生正集合着队伍准备回家,每位学生头戴小黄帽,小黄帽是学生群体的交通安全 标识,采用亮黄色反光面料制成,白天颜色鲜亮、分辨度高,夜晚反光醒目,能从各个角度高度提醒道路交通参与者注意避让。没想到在乡村小学也能看到。这所学校有住宿生124人,他们来自附近的村庄,最远的 20 公里,他们正在老师的陪伴下快乐成长着。想起,教室里那个五角星图文,分别指向“听闻看”、“爱国思乡”、“吃食”、“风景建筑”、“怀念”;想起黑板上,留下的三行话:个性比黄金更宝贵、童心即诗、没有正确的答案;想起这里流传着的故事,说是年少时的王安石投亲来到这里,乡里有座始建于后唐同光二年(924 年)的白云寺,方丈智空法师慧眼识才点拨之,并领王安石在寺的周围手植十株松柏红豆杉,以作他年成器见证,现今还有三株郁郁葱葱。这不正说的是,这所村小的校长、老师和他们的学生吗?有如此关爱每一位孩子的校长和老师,他日必是人才涌现。今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Goodenough,已 97 岁,从小在农村,他的父母关系特别不好,动不动就争吵或打架,于是他就成了父母的出气筒;12 岁那年被父母送到另一个州去读书,从此便再难听到父母的音讯;从小患有阅读障碍症;二战当兵,因需要懂数学的人做战争气象预报,于是去了太平洋的海岛收集数据,成为气象员。战争结束遇政府出资选派军人去深造,于是他又进了学校, 这时他遇到了一位好老师 Zener,从此他永远铭记老师‘对他说的那句话:“你有两个问题, 第一个问题是找到问题,第二个问题是解决问题……”从此他像乌龟一样奋力爬行……正如习近 平总书记所言:一个人遇到好老师是人生的幸运,一个学校拥有好老师是学校的光荣!

责任编辑:地方新闻网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时尚 | 生活 | 图片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chnews001.com 中国新闻在线(中国新闻观察网)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18259号  

电脑版 | 移动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