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师风骨泽后学

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地方新闻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11-07
摘要:今年9月,在南开大学迎来建校百年之际的新生开学典礼上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带领“第101级”新生,重温了老校长张伯苓的“爱国三问”。

大师风骨泽后学

  教育家、中国科学院院士申泮文

大师风骨泽后学

  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叶嘉莹

大师风骨泽后学

  南开校钟

大师风骨泽后学

  木斋图书馆

大师风骨泽后学

  新图书馆

大师风骨泽后学

  化学家、中国工程院院士李正名 南开大学供图

  百年南开,大师们的故事激励一代代学子爱国报国

  大师风骨泽后学

  ■南开大学建校百年特别报道

  “你是中国人吗?”“是!”

  “你爱中国吗?”“爱!”

  “你愿意中国好吗?”“愿意!愿祖国繁荣富强!”

  今年9月,在南开大学迎来建校百年之际的新生开学典礼上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带领“第101级”新生,重温了老校长张伯苓的“爱国三问”。学生们的回答铿锵有力,在会场中久久回荡……

  上溯百年,风雨板荡;肇我南开,神州苍茫。从1919年创立至今,走过百年光辉历程的南开汇聚了众多名家大师,孕育了万千栋梁英才,虽历经沧桑,却始终在“知中国,服务中国”“爱中华,复兴中华”的道路上砥砺前行。那些关于这所百年名校的“南开故事”,时刻激励着后来者披荆斩棘、勇往直前。

  “如果有来生,我仍然要教古典诗词”

  “我95岁了,若幸而身体得以恢复健康,我还有一个愿望,就是在有生之年把即将失传的吟诵留给后学者。”今年教师节,南开大学为叶嘉莹先生举办的归国执教40周年庆祝会上,大病初愈的叶先生说出了这样的心声。

  能够被尊称为“先生”的女子,必然是在学术上达到了巅峰。叶嘉莹便是这样一位“女先生”。每一名南开学子都以“听过叶先生的讲座”为荣,而那个形容叶嘉莹的句子也无人不晓——“叶先生站在那儿,就是一首诗。”

  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,诸多海外游子渴望归国。大洋彼岸,叶嘉莹第一时间寄出了一封发往国家教育部的长信,满含深情地述说回国教书的诚挚要求。此时,她已定居温哥华近十年,并被聘为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。1979年,叶嘉莹的申请得到批准,回到她思念多年的祖国,于南开大学中文系执教。此后,她便过起了候鸟般的生活,按照时令奔波于大洋两岸。

  叶嘉莹的课,教室里永远“爆满”,不仅座无虚席,连讲台旁、教室门口也都是听课的学生。后来,中文系想出了一个发听讲证的办法,只允许有证的学生进入教室。但热情的学生依然会挤满阶梯教室的阶梯和后墙的窗边,只为了听一听叶先生讲解诗词歌赋。

  1993年,叶嘉莹受邀担任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,并捐出一半退休金——约10万美元,设立“驼庵奖学金”和“永言学术基金”奖掖后学。

  2015年,叶嘉莹定居南开后,有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。在家中的小客厅,她坚持每周给学生上一次课,并逐字逐句帮学生批改论文。她的听力不如往昔了,上课时她就让学生坐得近一点儿,发言声音大一些。

  她还不定期面对全校学生开办诗词讲座。在一次演讲中,数百学子面对满头白发的叶先生,高呼“先生坐下讲”。叶嘉莹笑着回应:“我今年91岁,教书已经70年,70年我都是站着讲课。”

  回顾自己70多年的执教经历,叶嘉莹说:“我别无所长,就是喜欢诗词,而且愿意把我喜欢的诗词介绍给年轻人。如果有来生,我仍然要教古典诗词。”基于这样的初心,2018年,叶嘉莹将京津两处房产出售所得的1857万元,捐赠给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,设立“迦陵基金”,用于支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研究。今年5月,她再次向南开大学捐赠1711万元。

  面对他人的不解,叶嘉莹用《论语》中的句子来回答:“君子忧道不忧贫,君子谋道不谋食。”

  “让中国的高等化学教育走在世界前列”

  百年南开史,浓缩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与气节。

  因南开的学生在华北运动会上打出了“勿忘国耻”的标语,1937年7月28日,南开大学遭到日军轰炸。已故的中科院院士、南开大学教授申泮文就是亲历者之一。

  申泮文1936年考入南开大学,一年后,经历国破、校毁、辍学之痛的申泮文毅然投笔从戎。后淞沪沦陷,他步行赴滇,进入西南联大读书。抗战胜利后,他受命承担清华、北大和南开三校复员返校的公物押运工作。历经一年波折,跨越3500公里路途,他和同伴将300多吨公物运回平津,为西南联大的历史画上了句号。

  申泮文亲眼见证了祖国和母校的苦难历史,爱国情怀早已深深融入他的血液之中。他一直有个梦想,那就是“让中国的高等化学教育走在世界前列”,他认为这个目标要靠几代人去努力,因此培养人才是最重要的。他还曾经给自己的职业作了一个排序:首先是教育家,然后才是科学家。他说:“我感到自己身上有一种责任,那就是要努力把年轻人培养成才,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尽一分力量。”

  他101岁的人生,有近70年在坚守着那三尺讲台,坚守着他心中的责任。他长期坚持为本科生授课,晚年更是致力于高校化学教学改革。他编写的著作达70余卷册、3000余万字,是我国最“高产”的化学家之一,他曾连续三届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奖。2005年,申泮文以“我国执教时间最长的化学教师”的评语,入选“中国10位最令人感动的教师”。那一年,他89岁。可有多少人知道,在他77岁那年,肿瘤夺去了他五分之四的胃……

责任编辑:地方新闻网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时尚 | 生活 | 图片

Copyright © 2015-2019 chnews001.com 中国新闻在线(中国新闻观察网) 版权所有 苏ICP备15018259号  

电脑版 | 移动版